录灵书

这里录小子。CP多但绝对1V1only,bg,bl,gl,均可,拆同雷,不混圈,是个在各种夹缝里面磕糖产出,喜欢作品、喜欢cp的人,目前在玩a3,疯狂喜欢左泉。
※现在我特别喜欢GGAD※
渣触......不务正业的文手(自封)文学爱好者。
谨慎关注,欢迎取关。我的属性基本上写置顶里了。lofter一般不发与产粮无关的东西。
C妈是女神!
P大的小迷妹,目前看了《镇魂》《默读》《残次品》《杀破狼》《有匪》《大哥》《六爻》《烈火浇愁》《大英雄时代》《脱轨》《过门》《山河表里》《天涯客》(希望有一天可以把P大的文全部看一遍)

终于上完色了……

不知道那个版本好还是都放上来了

学了马 克 思剩/余价值理论之后,就开始单曲循环dyhps

我很难过,更难过的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找到一个更为公平的体系。

我是那种不敢奢望共/产/主/义会实现的人,但我永远会期待着美好本身,就像我厌恶着丑恶本身一样。

(请忽视这 主/义和作品的不符(?)我想那些新兴先驱者们是无暇顾及他们的缺点的,但是一旦发现了就应该去改正)


(合集依旧私心,我爱er)

【GGAD】生与死之外

※本文与其说是一篇短打,不如说是我在听了剧透的前提下,听完片尾曲的感情宣泄(所以没有看过和不愿意被剧透的小伙伴就不用往下滑了)(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剧透内容……只是如果不对上电影的最后一幕和片尾曲的氛围很难get到我的痛苦orz)

※这篇文章的写作目的就是宣泄感情

※有刻意模糊一些东西,当然对于这些东西的解释,我也会在正文后给出。

※作者在试图对《heaven》脱敏,真的是听一遍哭一遍。(梦回prayer x的ptsd)

※本文是一边听着《heaven》然后一边看解宁太太的文章平复出来的,所以会有致敬。感谢@解宁 太太

※不写点什么把情感抒发出来,我真的会憋死。








都接受的话,祝食用愉快。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格林德沃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。可他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觉得,是因为他看见阿不思从远处飞奔而来,撞进自己的怀里;还是因为他看见他们把魔杖对准了对方?这里没有人能给出回答,不过格林德沃可以肯定的是,这一切在这里,这个地方全部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至于原因?他想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 格林德沃也相当意外于自己就如此自然的承认了这一点,从开始到现在,他说了多少个“不知道”了?什么世界会让他如此陌生,又如此熟悉呢?格林德沃张了张嘴,却又没说出什么来,最后还是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  他知道的,他应该知道。


      火辣的太阳毫不留情的炙烤着大地,可格林德沃却不认为这儿是夏天。哪怕他就像梦中一样和爱人一起躲在树荫下,一边咒骂着这恼人的温度,一边把视线攀上爱人的脸庞,看到他那带有劝阻意味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他叫他盖勒特。

      小年轻撇了撇嘴:“盖——尔——”

      格林德沃不自觉地笑了。


      时间和空间于此处没有意义,所以这既不是哪里,也不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  大概是西方没有奈何桥,所以他在归处等待。1899年戈德里克山谷的盛夏是镶了金边的,耀眼的光芒与交织的思想让那段日子明亮而温暖,只要看上一眼便会被迷住。这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好最怀念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盖勒特看见了阿不思,二人相视无言。

      看来这个世界将语言也排除在外了?不应该啊。阿不思走下草坡,走向盖勒特,他们依旧一言不发。


      阿不思不觉得自己在做梦,他十分确认当年那个金发少年就是如此任性。但这并不是说盖勒特如何不讲道理,而是他总能把别人绕晕,然后拐到自己的思路上来。而他当年也确实是如此乐于频繁地摩挲自己那及腰的长发。

      树荫是他们俩除了书房以外待的最多的地方。他们在这里比试过,休息过,漫无目的的天南海北的聊过。

      不管这个世界如何奇怪,但在这个世界中,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并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  尽管阿不思并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。


      世俗的东西在这个世界没有价值,所以平日里他们侃侃而谈的那些东西,便被这个世界不讲理地一股脑地排开了。那些魔法,那些魔药,那些变形术,那些炼金术,那些更伟大的利益,死亡圣器,那些“不可战胜”……还有那些“生”与“死”。

      所以他们面对面站着,沉默良久。


      “我好像爱了你很多年。”*


*引用自解宁太太











-end-













下面是解析,也可以说是我的构思吧。

我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在上面就提到过了,所以不再赘述。

昨天下午听着这首歌第一次破防的时候是这么想的:“如果有什么场景最适合这个背景音乐,那一定是在国王十字车站。格林德沃走了过去,邓布利多在等着他。二人相视无言,并肩向前走着,bgm就放着这首歌。”

所以本文中所说的这个世界,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像国王十字车站一样的地方。文中说了这个地方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,而这正是我标题想说的,我听着这一首歌所感受到的——生与死之外,只剩下爱了。

虽说是早早就想好了标题,但在动笔的过程中边看解宁太太的文章,便引用了解宁太太提出这个观点:“生”是革命,“死”是冒险。所以末尾那段我说“世俗在这个世界没有价值”,而他们那个夏天,拨开我提到的那些,剩下的就是爱。

正因为主旨中心是爱,所以格林德沃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。他是一开始否认的人,他是逃走的人,他是被关在纽蒙迦德五十多年后才真正理解了,什么是邓布利多坚持的无私的不伤害他人的爱的人。反之亦然,所以邓布利多不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文章前后称呼的转变,主要是适应视角的转变。虽然说这个世界没有时间的概念,但我一开始写格林德沃的视角是指晚年的他,而写到阿不思的视角,指的是十八岁的他。由于语境和描述对象的转换,所以才有了称呼的差异。

最后结尾的这句也出自解宁太太,我在看到解宁太太的那篇文章后,我发现我找不到一个比这更好的结尾了。

最后我决定模糊了称呼,我觉得他们谁开口都可以。不过我一开始更想的是有盖勒特同志先说出这一句话。


最后的最后,我想用我构思这篇作品时对这个世界的描述作为结尾:


这个世界空荡荡的,只有爱。










有人会在正比例没画完的时候摸完了q版

更新,感觉p1好看一点

(上色废orz)

(合集依旧私心,我磕er)

不行我忍不住了,只画完了脑袋的线稿但还是发出来爽一下。

安——灼——拉——

(合集私心,我磕er,当我看到雨果先生的设定和最后那一句“你允许吗”我就知道我被拿捏了)

作业,从最开始的找clamp风构图变成了脑洞少女革命同人。

有cp指向

(就是欧蒂娜和安希,不过不明显我就不打cp tag了)


(欧蒂娜的动作参考P2)

【鲤梁/12:00】暂忆

※人设属于鹰角,ooc属于我

※cp为鲤梁

※有私设,时间线在老鲤出发去尚蜀之前。



    

都接受的话,祝食用愉快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梁洵有一手好字,老鲤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他俩是同窗,在一个学堂里念过书,还被老师安排成同桌过——只可惜这同桌情谊仅仅维持了三周便以上课时的悄悄话为终止了。老师们的初衷是希望小少爷能够安分守己,可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这两个人迅速的混熟了,还有着讲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  但事实上,小少爷也想不明白,他们俩是怎么熟起来的呢?



      老鲤把地上的书堆到一块儿,拖出了最边上的一个箱子。箱子上积满了灰,被绳子牢牢地捆着,一眼望去和那些堆久了的杂物并无不同。但老李的手却在这个箱子上停留了。他象征性的拍了两下灰后便解开了绳子,箱子的最上面是一叠福字。

      是梁洵写的福字。

      他们俩当了八年同窗,老鲤这儿也就有八个福字。



      梁洵的字没少被老师夸过,而相对的,老鲤的字则被老师说没有一回不像大夫写的。

      “你又不是写不好,为什么不肯好好写?”梁洵见他总是糊弄作业,终于忍无可忍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  “又不是我想写的,反正老师看得懂。再说我那字还真比不了大夫,老师夸张过头了。”老鲤不以为然地说。

      “那今年门上的福字你自个儿写啊。”

      “别别别,我错了!我肯定好好写作业。”老鲤把头一低,眼皮一撩,直觑着梁洵的脸色,“这是我们之前就说好的,你不能因为这点事出尔反尔吧。”梁洵不想搭理人精,不置可否地抬了抬眉毛,示意这事就这么揭过了。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有这么个家伙在身边赖着,谁能气得起来呢?



      曾经有老师说,他们俩只是话多,事实上关系没那么好。也有老师说老鲤和谁都混得来,嘴皮子灵罢了。 而如今这么些年过去了,同窗那几年的福字被老鲤好好的收在箱子里。他是当真怀念那些时光和那个人的。

      他们的第一次相遇,并不在学堂上。那会儿俩人都还没到上学堂的年纪,元宵节还可以被大人们放出来好好撒欢,两个小家伙都凑到了灯谜边上,扯着灯下面的字条找老板领赏。领奖品得写自己的名字,梁洵稍大一些,家里教过,他便自己写上去了。留下老鲤在摊位边上又惊又怒,跟着来的管家没办法,握着他的手把名字写了。可找别人代劳才得来东西,总觉得输了对方一筹。老鲤冲上去叫住梁洵,一句话不说就把得来的灯笼往他手里一塞,自己拉着管家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  梁洵非常困惑,但出于礼貌还是好好保存了这个灯笼。至于后来老鲤本来早八百年忘了这茬,然后在他家看到灯笼时又瞬间想起进而引发一些扯皮拉筋的事情,就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 而为了补偿(平息)这次争端,梁洵提出在休息日请老鲤去听从东国来的艺人说落语。老鲤在看的过程中倒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,可散场后却说自己只记得那位说落语的先生叫八什么。梁洵没辙,只得应了他的请求:连着八年过年要帮他贴在自己门上的福字。



      老鲤之所以想打开这个箱子看看,主要还是最近传来了一些尚蜀那边的风声和一个小纸条。这个箱子在鲤氏事务所的地下室里。地下室乱的很,连那三个孩子都心知肚明。阿早就想好好清理一下了,可每年大扫除都能让老鲤以各种方式糊弄过去。于是下边还是该怎么乱就怎么乱,可那三个孩子绝对不会想到下面会乱得这么讲究。这条路在别人眼里是无从下脚,但老鲤走得却是畅通无阻,哪里收着什么东西,有多少个,他都一清二楚。那一沓福字下面是塞满整个箱子的两摞信,一摞是收到的,一摞是没寄出去的。现在倒好,人得直接过去了。不过梁洵的字过了这么些年,还是这么好看。

      老鲤还记得他们当时被老师抓包的悄悄话,他们就是因为这件事终止了持续三周的同桌生涯。可用老鲤的话来说,他只是一时灵感上头,想向他分享一位乌萨斯诗人的诗:



      我想和你一起生活

      在某个小镇,

      共享无尽的黄昏

      和绵绵不绝的钟声

      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——

      古老时钟敲出的

      微弱响声

      像时间轻轻滴落

      有时候,在黄昏,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笛声,

      吹笛者倚著窗牖,

      而窗口大朵郁金香

      此刻你若不爱我,我也不会在意



      在房间中央,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,

      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:

      一颗心,一艘帆船,一朵玫瑰

      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,

      雪,雪,雪

      你会躺成我喜欢的姿势:慵懒,淡然,冷漠

      一两回点燃火柴的

      刺耳声

      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,

      烟的末梢颤抖著,颤抖著

      短小灰白的烟蒂——连灰烬

      你都懒得弹落——

      香烟遂飞舞进火中

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我想和你一起生活》茨维塔耶娃











-end-









是泛八爷,感谢泛式给我提供了一个可以大家和和气气聊新番的地方。(本来这是以前的B站的……)

非常喜欢这一幕,所以就拼了个图,稍微修了一下。

【哈赫】A Work in Progress/未完成的作品

※人物属于罗琳,ooc属于我

※有私设

※时间线在大战后一年

※cp为哈赫

 

 都接受的话,祝食用愉快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天还没黑下来,附近的村庄也未将院子里撒欢的孩子们招到饭桌边。哈利倚在这个他幼时呆过几年的家门口发着呆。大战结束了,甚至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,哈利总觉得那些朝不保夕的日子还在昨天。但是大家都在往前走着:金斯莱出任了魔法部部长,麦格教授当上了霍格沃茨的校长,赫敏毅然决然地重修了八年级(然后在N.E.S.T.里拿了10个O),至于哈利……

      哈利夹在各方“他的现状可不可以担任傲罗的职务”的口水架中晃荡了一年。他的身份太过敏感,有太多他不得不去做的事情,一年到头算下来留给他自己的时间真没多少。而余下的那些时间,他用来重建了戈德里克山谷的家。

      他当然怀念格里莫广场十二号,可每每念及这个自己说不上有多少记忆,却又和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地方,乱七八糟的情绪总是会像倾洒的调味瓶一般劈头盖脸地砸来。而在那个标明未修复此处原因的木牌上,不知多少巫师祝福更加剧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大家都在往前走,他也是。哈利转头看向了自己忙活一年的成果——他没让风声传出去,只告诉了罗恩和赫敏——尽管这一秘密成功的被卢娜撞破了,功归戈迪根。诚然卢娜热情的表示自己非常愿意帮忙,哈利还是婉拒了这份好意。

      这房子原定在圣诞节前后完工,不过罗恩说圣诞节要回家帮忙,从十一月下旬开始就一直是哈利和赫敏在这边忙活。他们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罗恩这么想给家里帮忙的原因,对于那些离去的人,他们能做的实在是不多。

      今天是平安夜,哈利决定回一趟学校。

      房子早在两天前就完工了,可哈利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。这个念头是前几天才冒出来的,战后百废待兴,大家都忙,忙着往前赶了这么段路,才想起要和过去好好道个别。哈利当时很犹豫,虽说麦格教授大概率留校,但他也不清楚麦格教授精力如何,身体恙否。结果被赫敏摁下了他正迟疑地发出通讯守护神的冬青木魔杖,飞速写了封信交给朵拉。

      朵拉是赫敏新买的猫头鹰,战后哈利说什么都不愿再买猫头鹰,执意用守护神交流信息,直到有一回他给赫敏传递消息的时候正撞上她的驾照考试。赫敏大为恼火,于是去咿拉克猫头鹰店把朵拉接了回来。又以克鲁克山会伤到朵拉为由,把朵拉寄养在哈利家,每个月还定时给哈利的古灵阁账户转三个加隆。虽然没有挑明,但朵拉已然是他们俩共同的猫头鹰了,甚至她还和哈利更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  麦格教授在回信中写非常欢迎他们回校,哈利看着信件末尾的署名,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十一岁的夏天——而后赫敏递了他一份返校准备清单,让这一感觉更为浓厚了。




      “幸亏斯拉霍格恩教授今年不留校。”人算不如天算,任哈利怎么想,他也不会觉得自己在麦格教授办公室坐下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一句。

      许久未见面,即便是哈利印象中不苟言笑的麦格教授神色也是温和许多的。但哈利始料不及的是教工休息室里的其他老师一拥而上的状况。

      哈利心有余悸地坐在麦格教授变出的椅子上,道了谢,撞上了麦格教授忍俊不禁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“不用谢,要是格兰杰小姐的信早来三天,他保证会留下来。”麦格教授笑着说,“我很意外这封信居然不是你写的。”

      哈利见这个房间里的两位女士都揶揄地看着他,眼神不自觉地飘向了墙上,正看见斯内普和邓布利多的画像。前者没有响应,后者善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“我是在想您会不会太忙了,怕您没休息好,我们又来打扰。”哈利小心地回答,还是一副上课被点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“那你这次来是想说些什么?刚才弗立维教授拉着你的时候,格兰杰小姐告诉我你重建了你父母在戈德里克山谷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重建了我父母在戈德里克山谷的房子。”哈利和麦格教授同时说出了这句话,语毕,笑着瞟了眼紧张得攥着拳头的赫敏,麦格教授也顺着哈利的目光看了赫敏一眼。

      “我想听您说说我的父母。”哈利看着麦格教授,“我对他们了解的太少了,有的只是海格送我的一本相册和零散的回忆。”

      麦格教授的目光在他的两个学生身上转了一圈说:“你真的很像詹姆,现在这个情形,我总会想到他当初要求加入凤凰社的样子。”哈利看着麦格教授的嘴角微微上扬,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  “他和小天狼星简直就像亲兄弟,和……谁知道后来会变成那样。”那个教授顿了一下,在三把扫帚听过那段对话的两人都低下了头。战争改变了太多,从父辈到他们一直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过后面几年消停多了,我猜至少有一半功劳是莉莉的。”麦格教授看了一眼赫敏,“我得说他们是实至名归的男学生会长和女学生会长。”

      哈利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麦格教授的办公室里出来,又怎么推脱掉海格的岩皮饼的,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三把扫帚的店门。

      “哈利你没事吧。”赫敏抬手帮他擦去嘴角黄油啤酒的浮沫,有些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  哈利对他父母的事知之甚少,学生时期的他又忙于各种紧急事态,待到战争结束,与他亲近的父辈的人真的是一个也不剩了。所以当哈利提出“觉得这房子少了点什么”的时候,赫敏决定向他介绍这位熟悉又陌生的知情人。

      赫敏对哈利现在的反应并不意外,但实在是忐忑。而哈利现在搭上她手臂的动作,更是让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“啊,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哈利。”赫敏张了张嘴,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何说起。而哈利也迟迟没有开口,只是挽着赫敏的胳膊走着。从刚才就纷纷飘落的雪花已经在地上积了一层,两对脚印并排码了一路。

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赫敏发觉哈利突然松开了她,奔向了一个——

      “巴克比克!”二人收到了巴克比克的鞠躬后上前挠了挠她的翅膀,再看看周围,他们转到了尖叫棚屋附近。

      “我敢打赌她是听海格说我们来了才来找我们的。”哈利兴奋地说,“要不要再飞一次?”

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还没等赫敏反应过来,她已经被哈利拉上了鹰头马身有翼兽的背上。

      “哈利你疯了吗,在天上飞会被麻瓜看见的!”

      “在学校里就行啦,抓紧我。”哈利的语气一改刚才的沉重,赫敏哭笑不得,只得死死地抱住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  他们在海格小屋边上落下,巴克比克悠然自得地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,打算敲开海格小屋的门。而哈利和赫敏则沿着湖边信步走着。

  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三年级那会是最快乐的时候。”哈利突然冒了这么一句出来,赫敏不动声色地接上:“我也是,你后来教我呼神护卫的时候,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成功救出小天狼星。”

      赫敏笑着看向哈利,哈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:“你到底为了我违反过多少条校规啊。”

      赫敏一时语塞,只好把目光放向别处。夜游也好,偷药材也好,密道的隐形衣也好,她可不像哈利有着某种程度上的漠视,而是相当认真的去做出艰难选择的。

      “要是没有你,我大概已经死了好多回了。”

      哈利的话让赫敏再度四处张望。这要怎么接,这还能怎么接,现在又不是生死攸关的时候感叹,是和平日常里的汇总……

      哈利和赫敏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,他们走到了邓布利多的墓前。曾几何时,少年对老者的态度变化是怎样的曲折,如今也只能为一方石碑驻足而已。

      知道的太多了,反而什么都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  哈利看向赫敏说:“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


      戈德里克山谷也飘了雪,教堂里传来唱诗班的声音,赫敏在空中画了个圆,在哈利父母的墓前放上了花。

      又是一年了。

      “一年了。”哈利看着赫敏说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谢我什么。”赫敏笑了笑,哈利也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“我今天是来好好交待过去的,到目前为止交待得还算不错。但关于你,我一直在纠结。”

      “可以说,你是我一直以来走下去的最强后援,你永远可以帮助我、提醒我、拉住我,我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哈利抿着嘴唇,看了赫敏一眼,发现赫敏一直在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“我想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。”赫敏笑了,“我认为你愿意用什么方式去定义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愧是被分院帽考虑过分进拉文克劳的人。”哈利看着赫敏,拿出了一个小盒子,“麦格教授说我父亲在婚礼上把捧花变成雕花戒指送给了我母亲,我学艺不精,变得不是那么好看,还是个没完成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但我想我非常愿意收下。”赫敏调皮地向哈利挤了挤眼睛。他们太默契了,从哈利提出想带她去一个地方的时候,她就猜到他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“那么请问哈利波特先生愿不愿意来我家过圣诞呢,我想爸爸妈妈应该在准备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非常愿意,赫敏格兰杰小姐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-end-





选材:鹰马

非常高兴能参加此次活动,哈利波特系列里我看的第一本就是《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》,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本,所以看到鹰马这个题材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就选了它。再次感谢活动的举办者。





@e知更鸟